新闻公告

胡葆森校友回母校举行系列讲座——“老胡说道”之大道相通篇

2017/05/25 10:06 次浏览

5月18日,我校外语学院杰出校友、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在法学院报告厅举行题为“‘老胡说道’之大道相通篇”的讲座。外语学院1976级校友孙起,学校对外联络办公室(校友总会办公室)主任张书祥、副主任李苏贵,外语学院党委书记赵建峡、院长钱建成、副院长索成秀,法学院党委书记梁庆亚以及来自外语学院、商学院、旅游管理学院、法学院、历史学院、土木工程学院、建筑学院等16个院(系)的师生代表和慕名而来的其他高校学生400余人参加。本次讲座由胡葆森校友的学生、天基人才网总经理坤池女士主持。

胡葆森学长讲述了自己丰富的人生经历和一个甲子的求索过程,总结出“大道至简而相通,人的一生就是要明道、悟道、走正道”的道理。他说,在上一讲“明道优術”篇中,“術”是立足之本,“道”是要走的路;“明道”即知道自己要走的路,明白自己应该沿哪个方向走,继而根据价值观确定个人要追求怎样的成功,然后再踏上追求成功的路途。胡学长告诫大家,要勿忘“思行合一、知行合一”。

胡葆森学长说,个人规划与企业、组织、城市乃至国家的战略都是相通的。首先要了解自己,从多个角度去观察自己、征求别人的意见,此为“知己”。其次要求我们锻炼自己独特的绝活儿,形成持续的、难以模仿的“独特价值”,与企业在产品和服务上体现出的竞争力是一致的。同时要了解环境、观察环境、了解历史才能明辨未来,此为“察势”。我们对于时势、世事的了解可能会随着自己的进步有所不同,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做到终生规划、分步实施、及时调整。

胡葆森学长强调说,要注重技能练习,要不断学习,具备创新能力,形成自己难以被别人模仿的绝活儿。当下大学生应具有强烈的、迫切的忧患意识,应不甘平庸,就像建业“永不妄称第一、绝不甘于第二”的精神一样。胡学长说,现在就业、创业的机会很多,面对工作和生活,希望每一位同学都可以成为检讨者,遇到不如意的事情要从自身找原因,做到“智者无怨”。

此次讲座持续近三个小时,报告厅内不时传出阵阵掌声,同学们表示听胡学长讲课,时间虽短,但收获颇丰,开阔了眼界,跨越了境界,端正了态度,提升了高度。在随后的提问环节,大家踊跃发言,胡学长也就同学们的问题给出了详尽的解答。胡学长现场为我校学生创业团队答疑解惑,并帮助其规划战略目标。

讲座结束后,学校党委书记牛书成,校长刘炯天,副校长宋毛平、韩国河会见了胡葆森校友,并在音乐学院院长巩伟的邀请下,一起观看了郑州大学2017年音乐文化周——“郑大之春”交响音乐会演出。

(陈菲 金基成 供稿 赵盟 摄影)

为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胡学长的讲座内容,文末附上两篇胡学长的文章:

《百人讲述建业<序言>》

老胡新春寄语:循道途中那束不灭的光

 

  

”老胡说道“讲座现场1.jpg

“老胡说道”讲座现场

“老胡说道”.jpg

“老胡说道”

 外语学院学生代表向胡葆森学长献花.jpg

学生代表向胡葆森学长献花

坤池女士主持讲座.jpg

坤池女士主持“老胡说道”讲座 

互动1.jpg

互动3.jpg

学生积极提问

胡葆森学长与学生交流.jpg

胡葆森学长与学生交流

胡葆森学长现场指导创业团队师生.jpg

胡葆森学长现场指导创业团队师生

观看基金会展板.jpg

观看基金会展板 

合影留念.jpg

合影留念

观看“郑大之春”交响音乐会演出.jpg

观看“郑大之春”交响音乐会演出

 

 

《百人讲述建业<序言>》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大跃进”后遗症——天灾人祸,饿死者众,是新中国成立后最困难的时期。那时候我读小学,是个好学生。1966年“文革”开始时,我11岁,读小学五年级,就被卷入了红色的浪潮中,革命之火在胸中烧得火热,12月中随“红小兵”组成的“驱虎豹战斗队”乘火车到了北京,渴望于12月26日毛主席73岁诞辰时,看上他老人家一眼。其实,到北京时,已值“大串联”的尾声,老人家让“打回老家去,就地闹革命”,他也不可能再登上天安门城楼,鼓动学生们进京膜拜。之后,全国各大中城市都相继爆发了革命派别之间的武斗,工厂停工,政府关门,学校停课,学生们有近三年时间无学可上。那时,我住在县政府家属院,因小学时毛笔字比同龄人写得好,便经常被革命干部们拉上帮忙抄写大字报,于是,也就有了免费练习书法的机会。大字报的内容中,有批叛徒内奸的,有批“孔老二”孔子“仁、义、礼、智、信”的。1969年,学校复课,我直接上了初中,教材内容多以阶级斗争、忆苦思甜题材为主。至高中一年级时(那时的初、高中皆改为两年制),赶上了“智育第一”回潮,学校里学习的氛围渐浓,我有幸得到了一本《朱子治家格言》(手抄本),记得第一句便是“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以及“施惠莫念,受恩莫忘”、“勿营华屋,勿谋良田”等,虽不能完全理解,却也深深地印在了心里。

由上可见,我们这一代人的基础文化功底是很浅的,小学读了五年,中学也只读了四年。所受的儒家文化的影响,也是在批判和非正常情势下获取的。所以,我经常说自己没文化,绝无过谦之意。

1976年,以粉碎“四人帮”为标志,长达十年的“文革”结束了。那年10月,我作为最后一届工农兵大学生(“文革”期间共招收了五届)被推荐进入郑州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学习。虽然也还是延续了学工、学农、学军的传统课程,但在剩余的时间里,同学们读书的自觉性日渐高涨。学制虽然仅为三年,却还是学了不少的东西。特别是我们这一届的老师们,多是因文革而被下放到河南劳动的国家部委的老翻译们,水平很高。我们有农村插队劳动的经历,师徒相处以友,彼此授受以诚,毕业时,基本达到听、说、读、写、译较为自如的水平。在一年后全国外贸系统业务员外语测试时,我在河南考了个第一,算是老师们水平确实很高的例证。

1982年7月,我受河南省外经贸厅的委派到香港工作,之后近十年的时间里,我不但利用香港工作的身份之便多次陪同省领导(含两任省委书记)或亲自率团出访50多个国家,开阔了视野。最大的收获,是在香港这个东西方文化与传统和现代文化交汇的地方,开始认真对比多元文化的差异和趋同。1989年,当《菜根谈》在日本畅销后复而引起国内读书者的关注时,我有幸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此书,也开始从中窥见中华国学文化精粹零星的流露。“史中寻道”的意识也是在那时形成的。

之后的二十年间,无论作为国企的高管,还是下海后的创业者,我在探索企业经营发展规律的路途中乐此不疲——从研究《美国管理最好的一百家公司》,到对比日本九大综合商社与韩国六大综合商社的经营之道;从《追求卓越》的理念,到《基业常青》的精髓;从战略大师迈克尔?波特,到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我也试图从南怀谨先生自如地游弋在儒、释、道之间和神仙与凡尘之间的经历中,借鉴一种方法,使自己能够从不同时代背景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企业兴衰历史中随时可以撷取规律性的启示,实现经营管理中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规律为道,道为天”的感知,即是在这个过程中获取的。

至此,我的文化底色已清晰可显——根底浅,不系统,东拉西扯,循今追古。可以称之为优点的,是作为检讨主义者,可以“每日三省吾身”,得“智者无怨”之悟; 可以称之为优势的,是从农村、县城、省城及至世界百余名城的经历,以及和平民与贵族、官场与商海、黑人与白人、华人与洋人的长期交往。

我从不信教。我认为凡正教,皆向善。果可以善为本,便可从善如流。

我从未有过伟大的感觉。常想起那位收养了三十多个孤儿的维族老大妈,以及那位十年无偿献血一百次的普通百姓,她们才是灵魂与道德的巨人。

我也从未感觉在德养修为中有多少进步。只是将少年时期遵循的“说到做到,表里如一”的行为准则一以贯之地秉持至今,守时、守信、守则而已。

我从未有过写书的欲望。窃以为:律己,数语即足;劝诫,几字为宜。又何苦洋洋几万字,实难脱孤芳自赏之色,难避顾影自怜之嫌。

 一位大师级挚友曾送我一联“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我清楚,此绝非褒誉,是其寄予承前启后的我这一代人的厚望。

这本《百人讲述建业》是在我拒绝写书的背景下,由企业月刊编辑部的同志们倡议编撰的。他们为之付出了艰苦的劳动和辛勤的努力。尤其当我读到一篇篇充满理解、包容、偏爱、怀念、赞许、鼓励与期待的文章时,我这颗不易激动的久磨生茧的心被深深地感动着,甚至数次落泪。这些特殊的作者们,不乏商界泰斗级人物,也不乏政界与学界的精英志士,更多的是伴随与呵护建业成长的至爱亲朋。他们都是建业的“同志”,同志者同行。

与此书同时出版和发行的,还有河南省社科院课题组提交的《建业省域化战略调查报告》和建业品牌管理部编写的《建业读本》。这三本书,可以让读者了解20岁建业的今天并畅想她的明天。

我想借此机会再次告诉朋友们:建业谋取更大商业成就的目的,与财富无关,与市值规模无关,甚至与规划中的百城建筑无关,更与我个人与家族的生活品质无关。建业未来的商业成就,是其社会核心价值主张外化的前提——因为实力决定着影响力。我个人去年出资成立的河南本源人文公益基金会,则是弘扬这一主张的新的平台。

我请求为此书作序,是担心大家被后面的文章所误导。建业虽具有伟大企业的基因,但还跋涉在通向伟大的征途中;我个人虽是文化至上的崇尚者,但还未触摸到古今文化巨匠的臂膀。朋友们的信任是财富,也是力量。我们会在信任之力的驱动下,向着阳光,匀速前行。

此为我的文化自白,谨以为序。

 

 胡葆森          

 2012年3月28日成文于香港


 

老胡新春寄语:循道途中那束不灭的光

 

规律为道。循道而为,不惧陌路。从农历壬申到丙申,两个地支轮回,24年,建业人在探寻企业生存之道和成长之道的途中,既是行者,亦是耕者——春耕、夏种、秋收、冬藏,一路前行,殷实坚定。行进途中,且行且思,且思且得,最深的感悟是:全力满足客户需求就是企业经营永远正确的方向!

1994,为了“河南人”这一建业人心中最大的客户群,建业毅然扛起了“河南建业足球”的大旗,22年,一路风雨……。同年,为了向业主提供规范的物业服务,河南首家专业物业管理企业“河南建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宣告成立。

1996,为了小区业主的孩子们能够获得更高标准的幼教服务,河南首家双语教学幼教机构“建业小哈佛双语幼儿园”落成,次年,建业小哈佛双语学校建成开学。

1998,国家为了拉动经济快速增长,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和支持城市居民购房需求的政策,因此,这一年可以称为中国房地产业大发展的元年,也是客户刚性需求爆发的一年,建业将城市高端消费人群的改善性需求作为企业经营的重点方向,提出了“为有房人造房”。

 1999,建业在第一个社区金水花园的开发接近尾声时,大胆地在全省的房展会上举行“建业反思日”,公开接受客户的集中投诉,向社会展示企业诚恳待客的诚心和决心。

2001,建业率先提出谁拥有了客户,谁就拥有了未来”的“客户观”,并组建了“建业会”,为企业的省域化战略在全省布局的展开着手基础的铺垫。

2004,建业在陆续进入大部分地级城市后,适时在集团设立了“客户服务中心”,提出了发现需求、满足需求、引导需求、创造需求”是企业经营的要义、也是企业生存前提的“经营观”。

2006,建业与郑州金博大购物中心合作,举办“建业客户购物专场”活动,进一步确立建业房产,身份象征”的服务目标。

2009,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我国房地产市场急速降温,一些龙头企业也开始带头降价促销,致使行业出现群体性恐慌。建业人在逆势中镇定从容,利用市场低迷空隙,果敢地在企业内部刮起一场“百日风暴”,开展“琢玉行动”,使大小600余项由于快速发展而积压的房屋质量瑕疵和服务“欠账”集中得以清理,也让全体员工对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平与企业品牌美誉度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2011,在建业雅乐轩酒店开业仪式上,“建业大服务体系建设规划”首次对媒体公开发布,描绘了在全省建设地域、时间、功能无盲点服务体系”的宏伟目标,明确了服务体系在建业核心竞争力中的重要地位,不断重申客户之于企业的重要意义。

2012,为解决全省客户“菜篮子、花篮子、果篮子”及周末休闲度假的升级需求,建业引进荷兰的鲜切花技术及以色列的灌溉设备,投巨资兴建了占地5000亩的绿色基地。

2014,《建业版“私人订制”的价值》更加深刻地指出了大服务体系之于建业实施战略突围的意义,更加清晰地梳理了建业客户资源的比较优势,更加具体地描述了服务体系的落地目标,要求全体建业人“必须从提高认识开始,全员参与、加强学习、加大投入、持续推进”。同时指出:“待‘建业版私人订制’可以作为企业的服务产品提供给客户时,建业将完成由房地产开发商向客户新型生活方式服务商的转型。

2015,《寻找建业的蓝海》在展望2030年的河南时,激动于“3500万人要进城,需新增住房10亿平方米”,决心“用自己的坚守与耕耘,取10%市场份额;以社区、商业物业、酒店、幼儿园和学校、足球、绿色基地和物业管理等线上线下所有资源,精心服务1000万人”。成立“嵩云科技”,正式搭建服务资源整合平台。继南阳、漯河、郑州等四家酒店相继落成后,这一年,开封铂尔曼酒店荣耀开业,郑州建业5D生活馆精彩亮相。

2016,以会员制服务客户的“建业君邻会”即将成立,协助客户分享建业各类服务资源的支付工具“建业通宝”也将发行,嵩云科技为服务业主客户的“一家”和服务球迷客户的“建业足球”等APP产品也将不断升级——这一年,将是建业服务资源大整合的关键节点。

季复一季,年复一年,一路探索,一路创新。住房、体育、教育、文化、旅游、社区生活、投资兴业——客户生活需求的不断升级和日益丰富多元,就是企业战略转型致力的方向,就是照亮建业人循道途中那束不灭的光。

心中装着客户,建业人永远不会迷茫!


    二〇一六年二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