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研究型大学政府外渠道筹资的目标、战略及举措——以曼彻斯特大学为例

2020/09/14 10:04 次浏览


   摘   要:金融危机不仅沉重打击了金融系统, 而且也对高等教育产生了深刻影响。高校认识到, 仅仅依靠政府投资有可能使大学发展陷入困境。如何根据大学自身特点, 拓宽政府外筹资渠道, 其意义不言自明。通过高校案例研究, 以麻雀解剖式的方法, 获取具体的筹资谋划和策略, 无疑是一种重要的研究途径。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筹资发展具有自身的特色, 其为谋求自身发展而采取的筹资战略, 对探讨研究型大学发展目标与筹资之间的关系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曼彻斯特大学; 研究型大学; 筹资; 政府拨款; 配套出资;

 

近些年来, 英国政府经费增幅减缓给高校带来了很大的财政压力。英国一些有识之士感叹, 如果资金问题不能得到妥善的解决, 英国的大学将迟早沦落为美国的二流学校。

传统上, 英国大学经费的来源主要由政府提供, 高等教育中约55%的研究经费来源于此。有调查显示, 在过去的15年里, 英国政府的拨款占学校的财政收入的比例, 已经下降到40%。在全球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的情况下, 依靠政府增加拨款显然是行不通的。那么提高学费又怎么样呢?一些大学期望政府能在2009年增加学生的学费 (目前英国本国学生的学费上限是3145英镑) , 但显然这样做也不现实, 只会加重学生的经济负担, 有碍教育公平。英国学生联合会主席图梅尔蒂 (Gemma Tumelty) 指出, “我们一直在寻求可持续的方法来增加高等教育资金, 但提高学费的上限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大学应该考虑自身的经济局限性。

事实上, 寻求政府外筹资渠道, 争取社会捐款, 拓展大学经费的来源, 促进大学的国际竞争力, 已成为很多英国大学的共同选择。

曼彻斯特大学是英国大学贵族俱乐部罗素大学联盟成员, 而罗素大学联盟又是英国研究型大学的代名词。作为研究型大学的代表之一, 曼彻斯特大学面临的筹资问题, 以及为此采取的四种主要的政府拨款外筹资方式, 对时下中国的研究型大学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曼彻斯特大学政府拨款外筹资的目标和意义

 

(一) 满足大学合并后的发展需求

曼彻斯特大学的前身是创立于1851年和1824年的英国著名的曼彻斯特维多利亚大学和曼彻斯特理工大学, 两所大学于2004年10月合并成为英国规模最大的高校。曼彻斯特大学在最新的英国政府RAE研究评比中, 有80%的专业被评为5*或5, 在《泰晤士报》评选的英国院校研究总体排名中居第6位, 世界200强大学中, 居第35位。据2006~2007年的统计, 曼彻斯特大学目前注册学生人数达34 458人, 教职员工11 699人。合并后的曼彻斯特大学整体实力有所增强, 可是庞大的学生人数和师资队伍也带来了严峻的资金挑战。

(二) 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需要

大学整合后, 曼彻斯特大学便制订了雄伟的战略目标。在《迈向2015年》的战略计划书中, 曼彻斯特大学提出力争在2015年发展成世界杰出的研究、创新和学术中心, 进入全球大学排名前25位。其中曼彻斯特大学的筹资计划和筹资策略也跃然纸上。在知识和技术转让方面, 《2015计划》提出, 为学校师生提供机会, 使以学校为依托的知识和知识产权得以实践应用和商业化, 以便更好地促进地区、国家和世界的经济发展。主要的绩效参考指标 (Performance Indicator) 包括:1) 在2004~2015年间, 第三方对学校子公司的投资每年递增10%;2) 增加通过企业赞助获得的研究经费份额, 从2004年的8%提高到2015年的20%。在国际竞争资源方面, 曼彻斯特大学要确保能够取得足够的经常性费用和资本资源, 增加输入渠道, 特别是在任意支配基金方面。主要战略如下:1) 实质性地提高生均经费;2) 增加大学招生比例, 弥补大学生参与的教育项目的经济消耗;3) 提高国际学生的入学人数;4) 发掘切实可行的办法吸引外部利益相关人参与大学筹资活动和建立筹资伙伴关系。主要的绩效参考指标有:1) 到2015年使大学的单位资源基金 (unit-of-resource funding)增加50%;2) 到2015年, 持续有效地增加可自由支配基金 (Discretionary Income), 力争翻一番。

(三) 解决自身经费不足的需要

曼彻斯特大学的财政支出远远高于政府拨款金额。为了吸引更多更优秀的学生, 曼彻斯特大学对硬件方面的投资金额巨大, 近期提出的英国高等教育史上最大的一项资本投资项目, 约4亿英镑投入到校园环境建设方面, 其后又追加了2.5亿预算。到2015年, 总计支出将达到6.5亿英镑。与此同时, 为了提高曼彻斯特大学的世界知名度, 学校还重金礼聘世界级大师 (包括数名诺贝尔奖得主) 前来任教、讲学和指导研究。但事实上, 整合后的曼彻斯特大学在财务方面并非一帆风顺:2004~2005年度, 财务赤字达2300万英镑。随后, 由于在招聘教研人员和薪水奖励等方面的费用剧增, 财政赤字继续恶化, 至2006年7月底, 曼彻斯特大学的财务亏损达3000万英镑, 至2007年7月底, 曼彻斯特大学的营业亏损达1240万英镑。为了走出财政困境, 学校也采取了一些有争议的办法, 如获取更多的科研项目、转让和变卖土地、中断650名员工 (多为行政管理人员) 的续聘等。

 

曼彻斯特大学政府拨款外筹资的途径和手段

 

曼彻斯特大学为摆脱财政危机, 顺利地完成自己的发展计划, 目前正积极地进行政府拨款外的多种渠道的筹资, 主要途径和手段可以归为以下四个方面。

(一) 瞄准企业, 共建双赢

曼彻斯特大学积极寻求企业投资, 在发掘共同的兴趣和契合点的基础上, 推行绿色环保的概念。其中最成功的案例是2007年与英国超市巨头特易购 (Tesco) 达成约2500万英镑的合作协议。在该资金的帮助下, 曼彻斯特大学设立了可持续消费研究所 (Sustainable Consumption Institute) , 关注气候治理问题并倡导绿色消费的革命。特易购首席执行官特里·莱希 (Terry Leahy) 认为, 特易购的长期目标之一就是对环境治理做出积极贡献, 虽然环境治理需要时间, 但是和全国顶尖的大学合作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标志着低碳的未来的开始。合作的另一方, 可持续消费研究所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帮助消费者和零售商们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绿色的未来, 并且帮助人们建立绿色消费观, 同时关注一些研究领域, 例如如何鼓励和刺激消费者购买绿色产品和服务, 如何培训下一代的环境领导者和专家。对于此次校企间的合作, 英国前外交大臣大卫·米力班 (David Miliband) 这样评价:“曼彻斯特大学的可持续消费研究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证明企业在治理气候变化方面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二) 搭建环保平台, 改善社会福利

曼彻斯特大学于2008年初与法国电力公司 (EDF) 的英国子公司签署了一份研发协议, 为重要的能源研究铺平了道路。在首次为期四年的合作里, 曼彻斯特大学从EDF那里获得200万英镑的研究经费。在过去的20多年里, 曼彻斯特大学和EDF能源公司成功地合作过很多项目。这次新的项目合作将涉及工程及物理系群中的三个学院, 他们将为环保研究搭建很好的平台, 如: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 (School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 Engineering) 将研究风能应用和有助于环保的变压器绝缘油;材料学院 (School of Materials) 将关注能源工业中的压力腐蚀问题。除了资助这些研究, EDF还将资助曼彻斯特大学一些和核能研究有关的博士、博士后项目。

除了上述投资外, 还有很多以个人名义对曼彻斯特大学提供的捐赠, 例如布鲁柯斯 (Rory Brooks) 以个人名义对曼彻斯特大学布鲁柯斯世界贫困研究院 (Brooks World Poverty Institute, 简称BWPI) 提供的130万英镑捐款。BWPI是一个多学科的关注世界贫困问题研究的中心, 它致力于使人们了解怎样把知识转化成政策和行动, 用以消除世界贫困, 改善社会福利。此外, BWPI还邀请了诺贝尔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Joseph Stiglitz) 教授来执掌该研究院, 以迅速提升曼彻斯特大学在这一领域的学术地位。与一般私人捐助不同的是, 布鲁柯斯本人也参与到BWPI的建设中来, 他一方面发挥自己善于经营的优势, 积极为研究中心筹资, 另一方面又给予研究中心极大的自主权, 把研究和招聘等事宜交给研究院独立处理。布鲁柯斯说:“亲眼目睹有关贫困和发展的研究很有启发意义, 这样可以促进新的研究方法解决深层次的问题, 以改善更多人的生活。”

(三) 重视校友, 特别是海外校友的资源开发

为了更好地动员私人对大学进行研究合作投资, 曼彻斯特大学利用校友基金会, 发动本校毕业生对母校进行捐助。自1994年, 校友基金会已经从6 500名校友那里筹得240万英镑。如曼彻斯特北美校友基金会 (NAFUM) 成立于1998年, 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的组织, 其主要活动就是发展和促进曼彻斯特驻美国的校友间的联系, 对曼彻斯特大学的教育、教学、研究等提供慈善捐助。目前此基金会有4 000多名大西洋彼岸的校友通过提供奖学金、对教研进行捐助、帮助联系美国合作大学等活动对曼彻斯特大学做出贡献。

(四) 培育高科技孵化功能, 促进大学专利成果的转化

曼彻斯特大学目前正积极地以自己的知识和技术为依托, 创办企业, 为学校增加税收。曼彻斯特大学孵化器公司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Incubator Company) 依靠曼彻斯特大学的高品质研究和世界影响力, 为大学公司的孵化活动提供设备和商业支持, 为子公司和刚起步的公司提供最优化的环境。从建立之日起曼彻斯特大学孵化器公司已经帮助建立了50多家公司, 现在管理着大曼城区约23 000平米的孵化园区。2008年, 英国斯托克波特 (Stockport) 城市委员会批准与曼彻斯特大学孵化器公司合作, 建立1 100平米的孵化器空间, 提供顶尖的工作空间和设备, 为新公司和小公司的培育及发展创造条件。这种聚合了地方政府、大学和私有企业的商业运作方式, 既有利于地方经济的发展, 对于刚起步的公司发展成为有弹性的、成功的商业公司也是有帮助的。

曼彻斯特大学知识产权公司 (UMIP) 是曼彻斯特大学知识产权商业化的管理部门, 主要作用就是通过成功的子公司运作和开展商业许可活动, 提高曼彻斯特大学在知识产权发展和管理方面的声誉。在过去的五年中, 曼彻斯特大学子公司已经吸引了1.5亿英镑的投资。最近, 曼彻斯特大学知识产权公司与英国领先的技术投资商MTI签署合作协议, 共同开发大学的商业潜力。双方共同投资的UMIP Premier基金将重点考虑一些年轻的技术公司, 以帮助它们进行可持续发展。


对我国高校的启示

 

曼彻斯特大学是英国目前规模最大的大学, 它具有大学的融合性、典型性和复杂性等特征, 因此, 研究曼彻斯特大学的筹资方式和策略对中国的大学既有启示性, 也有相关性。

(一) 在经费问题上, 要强化危机意识, 进一步拓展资金来源渠道的多样化

研究型大学要充分意识到仅仅依靠政府不能解决自身面临的财政危机的, 要积极地寻求多渠道的筹资策略。高等教育的成功不仅仅取决于一个政府对其的投入, 大学自身的经营理念也很重要。一是利用高校科技优势和人才优势, 加强学校与社会、企业的合作, 建立教学、科研、生产联合体。大学是发明的场所, 是知识创造的中心, 在知识经济的今天, 专利转让不仅成为大学与企业合作的一种形式, 而且已经成为大学经济收入的一个亮点。但由于我国科技链和产业链之间的渠道不畅, 造成我国高校的科技成果产业化率只有10%-15%, 而大部分具有产业化前景的科技成果被束之高阁。因此, 应该建立中间协调部门, 使大学知识产业化, 使企业技术化与知识化。二是应引入企业化管理经营理念。传统的以学术为主的经营方式, 已无法适应环境变迁所带来的各种挑战, 引进企业管理理念, 可以适应市场经济和市场竞争的的需求, 通过企业多元理财、成本效益、管理效率、效绩指标、效绩责任、品质保证以及策略规划等观点的引入, 进而提升大学的经营绩效。三是加强筹资意识, 成立专门的筹资管理机构, 进行专业化管理和运作, 监督筹资效绩。即便是国家对高等教育给予足够的投入, 大学的可持续性很大一部分依赖于稳定的财政收入和优秀的财政管理。对此, 应成立专门的筹资办公室, 建设筹资专业人员队伍, 筹资专业人员除了要有企业开拓精神和市场前瞻眼光, 还要了解大学的研究动向以及可以对外合作的结合点。

(二) 要将开发资源渠道与大学的优先发展目标有机结合起来

大学应有长远战略目标, 不应以片面地、盲目地增加经济收入为己任。大学应该在开发资源渠道的同时, 有机地融入自身的优先发展目标。曼彻斯特大学在筹资的同时, 以大学的知识和技术为依托, 创立了校办产业, 此举一方面为大学增加了收入, 另一方面也符合曼彻斯特大学发展的大方向。在其《迈向2015年》的战略计划书中, 曼彻斯特大学特别强调了知识和技术转让方面的内容。包括完善知识产权政策;参与知识产权商业化前的研究革新;加强与以研究为主的企业进行持续互利的合作;制订大学的奖励机制, 突出科研、革新和知识转让方面的重要性 (在调整晋升和薪酬标准的同时, 还要注意保持教研人员进行良好的教学和基础研究的进取心) 。

世界一流大学有这样一个特征, 即它们是主要的发明、知识产权和创新公司的诞生地, 都有很强的科研能力并与大公司开展广泛的合作。积极与企业开展知识转让活动对大学的整个研究活力和创新意识有积极作用, 还有助于大学招募到最优秀的研究人员, 创造更多的收入, 从而提高依靠自身进行内部筹资的能力。

(三) 挖掘和放大自身特点, 开发出有特色的筹资策略和项目

研究型大学塑造了知识型社会与知识经济的形态与特质。当企业和政府更多地转向应用研究和发展的时候, 研究型大学作为社会智力的资源变得更加重要。但是值得注意的是, 盲目效仿的时代已经结束, 大学要保持世界领先地位, 一定要有自己的竞争优势和改革渠道。我们鼓励大学进行筹资, 但不能盲目效仿其他国家的筹资方式。曼彻斯特大学在改革的同时, 结合了自身的特点, 开发了具有自己特色的筹资策略。比如利用整合校内的科研力量, 包括跨学科的合作, 参与国家重大科研项目的竞争。前文介绍的与特易购的合作, 也是曼彻斯特大学利用自身强大的研发队伍和有新意的研发理念, 走出的一条有自身特色的筹资之路。

(四) 政府有必要制定相应鼓励性政策, 为大学筹资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

大学能从其他渠道获得资金增加税收当然值得肯定, 但是政府不能因此推卸自己的责任, 减少对教育的投资, 相反, 政府应该改革财政管理模式, 从直接管理向间接管理转变, 赋予高校经费使用的自主权, 拓宽高校的发展空间。近年来, 进一步扩大资金来源渠道是英国高等院校财政改革追求的目标之一, 虽然比起强调市场机制的美国来说仍有差距, 但英国政府积极倡导高等教育机构筹资的多元化, 特别是鼓励形成社会捐助风气, 鼓励大学通过社会捐助增加大学收入。对此, 英国政府出资2亿英镑, 在三个层次上对大学进行奖励。第一层为1∶1的配套资助, 大学每从社会捐助获得1英镑, 将从政府那里得到1英镑的奖励, 奖励上限为10万英镑;第二层为1∶2的的配套资助, 大学每从社会捐助获得2英镑, 将从政府那里得到1英镑的奖励, 奖励上限为200万英镑;第三层为1∶3的配套资助, 大学每从社会捐助获得3英镑, 将从政府得到1英镑的奖励, 奖励上限为500万英镑。由此可见, 政府一方面要有科学的教育拨款体系, 确保政府对教育的投入, 避免拨款之中的权利寻租与随意现象;另一方面要为大学筹资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 刺激大多数大学积极开辟社会捐助渠道, 从而解决大学自身的财政压力。

上文原载于《外国教育研究》2010年 第9期 

 

作者|祝珣  刘宏